2018年5月

原标题:台湾参加美日印澳非官方会议也算“突破”?绿媒自嗨被批

蔡英文

[环球网综合报道]蔡英文上台后,接连面对“断交”、国际会议拒之门外的窘境,但是这并不影响绿媒的自嗨。12日,台《自由时报》在头版黑色大字书写“美日印澳邀我安全对话”,辅以黄字横批“外交突破”。那么,真相是否像标题中吹擂的如此“厉害”?

《自由时报》自己文章内文便打了自己标题的脸。报道称,台湾参加所谓的“安全对话”是Quad-Plus,文中自称,它是Quad(四方安全对话)的延伸,扮演初步凝聚共识之角色,首次会议上周在日本东京低调举办。

“四方安全对话”设立于2007年,参加这包括美日印澳四国的助理国务卿级别外交官。该对话仅举行了一次,就宣告停止。去年11月,东盟峰会期间,美澳日印重启“四方安全对话”。

很明显,Quad(四方安全对话)是个官方性质的会议,但Quad-Plus却并非如此,报道称,Quad-Plus由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JIIA)、印度维维卡南达国际基金会(Vivekananda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与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共同举办。

尽管如此,这一官一民的差别也并没有影响《自由时报》的情绪,文字中颇为兴奋的宣称,虽然台湾并非Quad成员之一,但此次正式受邀出席Quad-Plus会议交流,而且不仅是参加了会议,还担任了与谈人与讲者等角色。

对于这种自嗨,自然有台湾网友并不认可,“这个殖民余孽政府还喜孜孜的甘为被利用。台湾人啊”,“如果不愿意当美国的炮灰请把民进党轰下台”,“自爽”。

对于岛内“独派”的“自嗨”等小动作,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安峰山曾表示,中华民族在过去一百多年经历了苦难和兴衰,现在终于迎来民族振兴的宝贵机遇,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中华民族复兴的目标,这时更应兄弟携手共创辉煌。台湾有些无耻之徒反其道而行之,为虎作伥,主动充当外人遏制中国的棋子,甚至不惜拿台海和平稳定做代价,拿两岸同胞利益和福祉做赌注,这种做法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曾嫌弃大陆市场小拒绝开店的台湾面包师还是来了

文/风闻社区 张雅琦

有些时候,打脸来的就是那么快。

今天介绍一位台湾的面包师傅吴宝春。

2008年,吴宝春、曹志雄与文世成,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乐斯福杯面包大赛(Coupe Louise Lesaffre)”夺下世界银牌,同时吴宝春,亦拿下欧式面包的个人优胜。

2010年,吴宝春代表台湾地区,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首届世界杯面包大师赛(LES MASTERS DE LA BOULANGERIE),获得欧式面包组 (Pain) 世界冠军。

不过,这个面包界的“世界冠军”一称也有人质疑。

铭传大学路仁教授对路易乐斯福面包大赛是否为“世界性”比赛表示质疑。路易乐斯福公司为法国私人酵母公司,该比赛不只规定要用法国酵母,而且一定要用法国面粉T65,商业色彩浓厚。欧洲(如德国)乃至法国本身规模更大的面包比赛更是履见不鲜,故“世界冠军”之名似可商榷。

先不管这“世界冠军”的头衔是否名副其实,既然靠着面包拿了奖,好好做面包就是了。

然而,吴宝春就不。

看一眼2016年吴宝春接受台媒采访时的报道。

吴宝春在获得国际大奖至今已有六年,虽然名气十足,但只在台湾开设两间门市。他接受台湾《民报》访问,承认过去六年获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邀请,希望他到国外开店,当中包括了大陆、香港、美国等市场,不过吴宝春一直不为所动:“大陆巿场虽然有13亿,但全世界有70多亿,我不会把眼光只看在大陆。”

报道指,他直言有很深的“台湾情结”。亦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轻易将面包店带出台湾:“如果我要走出去,我要代表的不是‘吴宝春’、而是‘台湾’,我想要把台湾的农产品一起带出去,所以要更仔细思考。”

吴宝春又希望,可以创造一个最富特色、无可替代的面包店,从而吸引外国人亲自到访台湾品尝:“所以比起到国外拓点、展店,我更希望有一天,全世界各国的人,会为了台湾在地作物制成的面包和我们的面包店,特别造访台湾,把全世界带进来台湾,比起把吴宝春店带到国外,更具挑战性、更有意义。”

原台媒报道中“大陆”均为“中国”

此为台媒报道截图 图中“中国”应为“大陆”

好吧,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就在台湾开店呗。

然而。。。。。。

是的,两年前信誓旦旦说不来大陆开店的吴宝春要来上海开店了。

据台媒报道,2018年3月吴宝春与新加坡上市餐饮集团Bread Talk合资计划在大陆开设吴宝春面包店,首站准备进驻上海。Bread Talk主席郭明忠表示,“跟宝春师傅是合作大陆的四个大城市,就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接下来也会签属香港和新加坡的合资,那这合作就从上海和新加坡开始,Bread Talk投资80%,宝春公司投资20%。”

吴宝春还表示,

“我对吴宝春的品牌定位是一个更标竿的手艺的面包店,像我们酒酿桂圆面包在台湾卖360元,如果到大陆可能它的定价会到7、80元人民币,当然我们还是会有一些小面包,可能30元(人民币)上下的面包会偏多一些。”

吴宝春原话中“大陆”均为“中国”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外媒称部落犯罪与恐怖主义沆瀣一气:埃及难以应对困局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英国《生存》双月刊2-3月号刊登了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马泰乌撰写的题为《以色列与圣战威胁》的文章,现将文章中有关埃以边境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形势的内容编译如下:

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和部落主义

在短暂摆脱自1970年代开始至1997年才结束的恐怖主义暴力活动之后,新的恐怖主义浪潮又从21世纪初开始席卷埃及。在西奈半岛尤其是如此。这个沙漠区域的面积是6万平方公里,有大约50万居民,在1982年以色列对其的占领结束之后被埃及中央政府抛弃。因此,在过去的15年里,该地区的犯罪网络和武装组织急剧增加。

西奈“灰色区域”的形成是对该地区数十年社会经济及政治边缘化推动的结果,而这种边缘化催生了一种部落-犯罪分子联手的自治方式,以及部落与恐怖分子基于利益而展开的权宜合作。坐落在西奈、吉萨和以色列内盖夫沙漠交叉口的大型部落联盟始终控制着该地区的主要走私路线。恐怖组织在该地区扩散的其他原因则包括1990年代以来的萨拉菲派观念的渗透(导致与传统部落实体竞争的伊斯兰宗教法庭增加);与加沙地带的联系在哈马斯2006年接掌政权之后更加紧密(包括两块领土间的武器和战斗人员流动);由于利比亚和叙利亚-伊拉克的冲突,西亚北非地区的恐怖组织激增;途径利比亚武器走私路线在2011年之后形成(通过苏丹的替代路线2013年就已走不通了)。因此,除了既有的在北非、非洲之角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的走私网络之外,在西奈半岛活动的恐怖组织也成为一个格外具有灵活性的恐怖主义威胁。

21世纪初,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真主至上”恐怖组织在红海沿岸发动袭击(2004年在塔巴,2005年在沙姆沙伊赫,2006年在宰海卜),招致了埃及国家安全机构和情报机构的严厉镇压。在被削弱数年后,恐怖组织在2011年后死灰复燃。埃及政权自此丧失了对西奈半岛的控制权,导致了前所未有的乱象。很快,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成立于2011年)成为该地区的主要恐怖主义力量,开展了摧毁埃及-以色列天然气管道的行动。该组织在2013年改变战术,专注于阿里什、谢赫祖韦德和拉法三角地区。该组织实施了大规模的杀戮性袭击事件,并在2014年11月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从而成立了“伊斯兰国”组织的“西奈省”分支。促使其“皈依”“伊斯兰国”组织的是西奈和拉卡战斗人员之间的个人关系、经济考量和单纯的机会主义,因为“伊斯兰国”组织在2014年年底正处于成功的顶峰。

从2013年年底开始,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与埃及中部地区的恐怖组织合作,设法在西奈北部的据点以外实施了袭击。该组织的袭击目标是埃及军事设施和检查站,意图杀死埃及军人,窃取他们的武器,并在互联网上播放视频。从2015年开始,在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和埃及加大军事行动力度之后,“西奈省”组织选择在西奈北部地带对埃及安全部队发动大规模袭击。在12个月的时间里,它表明自己有能力占领一座城市(2015年7月的谢赫祖韦德)大约10小时、杀害大约60名埃及军人、迫使军方动用F-16战斗机保护地面部队。上述袭击展现了出色的行动、情报和招募能力以及渗透技巧,2015年10月发生在沙姆沙伊赫的俄罗斯飞机爆炸事件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埃及以色列联手反恐但效果不佳

埃及的军事行动谋求切断该组织的武器供应和联络渠道、实施宵禁并且武装平民。上述行动也得益于以色列的情报和军事支持(包括空中打击和无人机)。然而,埃及未能阻止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继续蔓延。埃及大举破坏加沙的走私地道和控制本国西部与利比亚的边界,以期减少输送给本国恐怖组织的武器和弹药,但同样未能阻止“西奈省”组织每周都实施致命袭击。从2007年的年初开始,该组织还实施针对科普特基督教徒的教派袭击。鉴于中央政府无法保障国家安全,当地贝都因人组建了自己的民兵以打击“西奈省”组织。然而,他们与埃及军队的协作始终是脆弱的,有可能加强部落军事领地和部落间的竞争。另外,此类合作无法解决缺乏经济和发展政策的问题,而这是该地区犯罪问题治理的基础。

文章称,西奈地区的恐怖分子活动的优先重点是推翻埃及中央政府。因此,以色列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然而,他们2011年在以色列城镇埃拉特附近实施了一次致命恐怖袭击。在那以后,埃及人在2014年的加沙冲突中拦截过一名自杀式袭击者;2015年和2017年,该组织又朝着埃拉特的方向发射过火箭弹。此外,在失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据点之后,“伊斯兰国”组织在西奈找到了一个可以偶尔取胜的地方。2017年10月,该组织宣称向加沙附近的以色列人聚居点发射了火箭弹,几小时后又宣称对阿里什附近的埃及军队发动了致命袭击。

自从2011年在西奈开展“猎鹰行动”以来,以色列接受了西奈半岛事实上的再度军事化(戴维营协议只允许在靠近以色列边界的C区驻扎多国部队和观察员以及警察)。推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政府的政变和埃及总统塞西(以色列已经与此人打过多年交道)随后当选加快了这一进程。埃及与以色列当前的协作水平远远超过了穆巴拉克总统执政时期。不仅埃及在西奈半岛的军事行动得到以色列当局支持,而且以色列本身也在该地区展开干预行动,从2013年8月开始实施无人机打击。

在本国领土上,以色列在加沙和埃拉特附近部署了“铁穹”导弹防御系统以拦截火箭弹,还沿着埃及边界修建了5米高的安全护栏。尽管修建这道245公里屏障的想法要追溯到2004年(名为“沙漏”工程,起初是为了在以色列撤离加沙地带之后阻止毒品走私并防止哈马斯入侵),但这一工程的重启是在2010年。最后,以色列强化了监控埃及边界并防止渗透的行动。即便如此,以色列-埃及边界仍然非常不安全,因为“伊斯兰国”组织试图证明其影响力将持续存在。埃及军队已经表明自己无法抵抗这个经验丰富的恐怖组织。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裸贷

女大学生、裸照、高利贷……“裸条”事件中的每一个元素,都足以吸引看客的眼球。很多人无法理解,大学生为何对金钱有如此迫切的需求,又为何不惜自拍裸照。这种不理解很容易转化为对“裸贷者”的责怪,不光有人谴责她们“虚荣”“愚蠢”“不自爱”,还有观点认为一些女大学生在打“裸条”前就明白肉体交易的实质。

不全面了解大学生真实处境,谴责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诚然,她们涉世未深,对社会险恶缺乏认知,走了最危险的一条路。然而,大学生提前消费现象十分普遍,社会对大学生的需求却缺乏足够理解与回应。在不健全的信贷体系下,打“裸条”的学生是非法高利贷的受害者,而不是虚荣、愚蠢的堕落者。

大学生在财务上面对的根本矛盾,就是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和基本静止的收入水平之间的矛盾。生活用品需要花钱,自我提升也需要花钱,满足爱好需要花钱,人情社交也需要花钱。如果说金钱对中学生来说就是“食宿费”,那么在他们成长为社会人的大学阶段,就会发现需要钱的地方越来越多。然而,很多学生的收入只有家庭提供生活费和学校发放的奖学金,这份收入自然跟不上消费需求的增长速度。

生在较富裕家庭的学生自然最幸运,他们不难获得来自家庭的额外财务支持。有人会选择勤工助学,通过打工或兼职获取收入。然而,不是每个家庭都愿意负担额外开销,也不是每个学生都有勤工助学的机会,这就让一些学生打起“提前消费”的算盘。

可能有人会说:“没有钱省一省不就好了,富有富的过法,穷有穷的过法,那么多贫困生,不照样勤俭节约地把大学读下来了吗?”是的,我确实见过每天吃廉价泡面以攒钱买电子书阅读器的人,也见过去图书馆借书自学第二外语以节省报班费用的人,甚至见过将自己隔绝于所有社交活动之外的人。然而,这样的大学生活并不健康。饥饿、事倍功半的学习、社交障碍、贫乏的课余生活……这些因为“艰苦节俭”产生的问题,比贫穷本身带来的伤害更大。

家里条件有限,难以勤工俭学,又不愿意强忍贫穷,究竟该怎么办呢?“提前消费”就成了唯一选项。许多人认为“提前消费”是寅吃卯粮、挥霍无度,但从经济学角度看,提前消费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十分经济和理性的。同样一笔钱在当下的使用价值都远高于未来。大学生的预期偿债能力也并不算差,只要把负债控制在合适的范围内,比如大学生毕业后一年的平均收入,其收益可能远高于损失。“提前消费”可谓解决大学生财务问题的正当渠道。

“裸条”现象本质就是大学生无法获取正常贷款,转而求助于非法高利贷。要解决这个问题,除了对不法高利贷业者进行严惩,也需要金融行业的自我整顿。一方面,互联网借贷平台良莠不齐,许多平台对借贷人的偿债能力缺乏有效评估,也认识不到学生群体的特殊性;另一方面,正规的学生贷款体系依然付之阙如,使得真正有需求的大学生求助无门。如果有金融机构开发满足大学生需要的产品,就相当于对“裸条”釜底抽薪,问题自然不难解决。

历史上潘金莲究竟是什么样子

这个虚构的人物形象比某些真实的历史人物更有力量,影响力更为长久,也更多地被后人所津津乐道。

这样的话很多领导都讲不出来

你只有讲到人们心坎里去了,引发情感共鸣,大伙也才会自发鼓掌而非礼节性地做做样子!

印度废钞令,只会徒增麻烦

莫迪应该立即废除废钞令,让新旧两种货币都能够运行一段时间,让旧货币慢慢退出市场。

原标题:韩媒:韩国飞行员超九成离职后赴华 韩官员急求对策

韩国飞行员离职现状(图片来源:韩国国土交通部)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丁洁芸]近年来,中国航空业发展迅速,引进不少外籍人才。不过,这让韩国人急了,因为超九成离职的飞行员跑到了中国。

“韩国飞行员跳槽到中国的现象非常严重。”韩国媒体edaily29日的一篇报道称,符合航空公司要求飞行时间经验的飞行员供不应求,加上韩国廉价航空成长等因素,有关韩国飞行员不足的担忧越来越多。有意见认为,韩国应该出台飞行员供应对策。

28日,根据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议员黄熙(音)从国土交通部获取的资料显示,今年从韩国航空公司离职的90名飞行员,84名(93.3%)去了中国。去年90%、2015年91%离职的韩国飞行员选择了中国。根据近五年的统计,330名离职的韩国飞行员中289名跳槽到中国航空公司,占87.6%。

据报道,韩国飞行员离职到中国的现象剧增始于2015年。2013和2014年,飞行员年度离职者不过24名,分别有14名和17名去了中国,不超过总数的70%。但2015年,离职飞行员剧增到92名,其中超九成去中国。报道称,中国有“攻击性”地引进韩国飞行员,成为韩国飞行员“大迁徙”现象的原因所在。

黄熙表示,近来,中国航空业爆发性成长,缺乏熟练飞行员,出高薪聘请韩国熟练飞行员的现象很多。如果不改善飞行员跳槽到中国的现象,很难解决韩国飞行员不足的问题。

黄熙还称,政府最近发布的飞行人才养成对策只关注养成计划,为阻止受政策支援成长的飞行员被中国挖走,应该要出台新的政策。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