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原标题:集体控诉!安吉丽娜-朱莉等人曝好莱坞大亨性骚扰

安吉丽娜-朱莉(左)和格温妮丝-帕特罗(右)

海外网10月11日电 在上周《纽约时报》曝出好莱坞大亨、金牌制作人温斯坦性骚扰多名女性的重磅丑闻后,越来越多的好莱坞女星加入了指证温斯坦劣迹的队伍中,让丑闻话题再次升温。更有一份纽约警方提供的录音坐实了温斯坦对女演员实施性骚扰的证据。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次爆出猛料的好莱坞女星居然有安吉丽娜-朱莉和格温妮丝-帕特罗。

1999年温斯坦(左三)和帕特罗(左四)凭借《莎翁情史》获得奥斯卡奖

帕特罗曾经凭借主演《莎翁情史》一片获得1999年的奥斯卡影后,该片制作人正是丑闻主角哈维-温斯坦。而早前几年,她还是一个默默无闻为了演艺事业忍受温斯坦性骚扰的年轻演员。

多年来一直保持沉默的帕特罗周二(10日)接受采访时称,22岁那年她和温斯坦的公司签约主演一部简-奥斯汀小说改编的电影,1996年的《艾玛》。拍摄开始前有一次他们在比弗利山庄开完工作会议后,温斯坦把她留下,把手放在她身上并叫她去卧室里给他按摩,帕特罗拒绝并悄悄逃走了。

帕特罗在采访中说她那时还是个孩子,当时吓坏了,自己竟然被这个提拔了她事业的男人性骚扰了。

之后帕特罗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当时的男友布拉德-皮特。皮特承认在九十年代中期,一场电影首映活动中,曾去质问温斯坦,叫他不要再骚扰他当时的女友。但是不久后温斯坦就威胁帕特罗说不许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人。帕特罗说那时以为自己会被解雇,失去主演的位置。

出身好莱坞影视世家、父母都是影视界名人的帕特罗说,“我那时当他是我的哈维叔叔”。

近年来事业上一帆风顺的帕特罗说她曾经十分害怕如果不顺从温斯坦,自己的演艺生涯就会结束。“他对我吼叫了很长时间,非常残酷可怕。”

在那之后帕特罗和温斯坦都走上了事业的巅峰,在1999年凭借电影《莎翁情史》获得了奥斯卡奖项。后来帕特罗辞职了,但是被要求对此保密,不过今天45岁的帕特罗还是选择站出来指控温斯坦。她说:“我选择说出来,因为这是一种变相的支持、宽容,以及惩戒”。

皮特和帕特罗在1994到1997年交往结束后,2014年皮特娶了温斯坦的另一个受害者朱莉。

在同一个采访中,和皮特已经分居的安吉丽娜-朱莉通过邮件向《纽约时报》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在1998年的电影《随心所欲》的宣传工作中,有一次温斯坦在酒店对朱莉提出了过分的要求,但是被朱莉拒绝了。

这是温斯坦惯用的方式,以制片会议为幌子把女演员叫到他的酒店套房,其他的工作人员和助理借故离开之后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由于在年轻的时候和温斯坦有过糟糕的回忆,在那之后朱莉选择不再和此人合作,并提醒其他要和温斯坦有工作合作的人。朱莉说:“在任何国家任何领域,对妇女做出这样的事情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朱莉和帕特罗是两位最新公开发声的女星,在此之前,温斯坦已经发表过道歉声明,离开了公司。

然而温斯坦却说从没有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与对方发生性行为,并通过一位发言人称,从来没有因为任何女性拒绝他而报复的进一步行为。

目前为止已有13名女性对《纽约客》指出曾遭到温斯坦的性骚扰,其中3名女性称曾遭到温斯坦强奸。

帕特罗的另一个前男友本-阿弗莱克也在周二发声:“我很伤心,很生气,和我共事过的人在过去几十年中利用自己的权力操控、恐吓和性骚扰其他女性。我早上看到这些指控的时候感觉到恶心!我不禁问自己我能做些什么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阿弗莱克与格温妮丝-帕特罗

同日,詹妮弗。 劳伦斯、乔治-克鲁尼和凯特-温斯莱特等好莱坞巨星都提出了类似的反感言论。

据媒体称,在上周日,65岁的哈维-温斯坦因受性骚扰指控而被温斯坦影业公司开除。

温斯坦公司董事会其余成员表示,这一决定是基于哈维-温斯坦在过去几天的丑闻的不良影响做出的。据悉,哈维-温斯坦的哥哥罗伯特也是作出决定的董事会成员之一。

该公司在周日晚上的声明中写道:“罗伯特-温斯坦等四位董事会成员已作出决定并通知本人,哈维-温斯坦在温斯坦公司的工作被终止,立即生效。”温斯坦影业公司原本不止四位董事,但是当上周的丑闻变成国际大新闻后已有三位董事陆续辞职。

一个周末过去之后,丑闻继续发酵,并且对公司的未来造成了更加严重的威胁。

据CNN报道,《纽约客》从纽约警方那里获得了一盘录音。录音中可以听出温斯坦正在诱骗一名年轻女演员,并且触摸对方身体。警方称录音是之前接到的投诉温斯坦性骚扰的一次调查行动中获得的,CNN目前正在与纽约警方核实录音的真实性。温斯坦方面对此没有做出回应。

不但如此,和温斯坦私交甚密并接受了其赞助的大量竞选资金的希拉里迫于压力,终于在周二(10日)下午公开回应。

希拉里在推特上发布的声明

此前希拉里对此事一直保持沉默,周一(9日)晚在卡罗莱纳大学演讲的她也未提及此事。周二下午,希拉里通过推特在声明中称对此表示震惊,说此事是不可容忍的,但是在温斯坦曾经提供的竞选资金的问题上仍然有所保留,并没有说要退还来自她的超级捐赠者朋友温斯坦的污点资金。然而媒体对此回应并不满意,认为这是在对温斯坦的作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会继续向克林顿基金会追问那25万美金的处理结果。

希拉里此前的竞选搭档蒂姆-凯恩对CNN表示:“温斯坦的这种行为在政界商界还是演艺界都是不可容忍的,必须要把它说出来”。同时在言语中疏远了和希拉里的关系——“我不是谁的新闻发言人”。

在丑闻曝光后整整六天希拉里都默不作声,在此期间她的时间都用在讨论堕胎与避孕资金问题、出版儿童读物、讨论女性参政、宣传自己的新书、以250美元起的门票价格在大学的演讲中讲述总统竞选的斗争。此外她还在90分钟的演讲中关心了加州火灾和气候变化问题,但是人们都很震惊整整90分钟,她对温斯坦事件只字未提。

目前至少已有7名民主党政客表示正在归还温斯坦资助的竞选资金,或是把相关款项捐助给慈善机构。

CNN知名媒体人艾琳-柏奈特在推特上说:“希拉里不会给那些没有投她票的女性们一个通行证,但是却给了温斯坦。”(编译/海外网 孙蒙)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外媒称部落犯罪与恐怖主义沆瀣一气:埃及难以应对困局

参考消息网4月25日报道 英国《生存》双月刊2-3月号刊登了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伊丽莎白·马泰乌撰写的题为《以色列与圣战威胁》的文章,现将文章中有关埃以边境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形势的内容编译如下:

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和部落主义

在短暂摆脱自1970年代开始至1997年才结束的恐怖主义暴力活动之后,新的恐怖主义浪潮又从21世纪初开始席卷埃及。在西奈半岛尤其是如此。这个沙漠区域的面积是6万平方公里,有大约50万居民,在1982年以色列对其的占领结束之后被埃及中央政府抛弃。因此,在过去的15年里,该地区的犯罪网络和武装组织急剧增加。

西奈“灰色区域”的形成是对该地区数十年社会经济及政治边缘化推动的结果,而这种边缘化催生了一种部落-犯罪分子联手的自治方式,以及部落与恐怖分子基于利益而展开的权宜合作。坐落在西奈、吉萨和以色列内盖夫沙漠交叉口的大型部落联盟始终控制着该地区的主要走私路线。恐怖组织在该地区扩散的其他原因则包括1990年代以来的萨拉菲派观念的渗透(导致与传统部落实体竞争的伊斯兰宗教法庭增加);与加沙地带的联系在哈马斯2006年接掌政权之后更加紧密(包括两块领土间的武器和战斗人员流动);由于利比亚和叙利亚-伊拉克的冲突,西亚北非地区的恐怖组织激增;途径利比亚武器走私路线在2011年之后形成(通过苏丹的替代路线2013年就已走不通了)。因此,除了既有的在北非、非洲之角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的走私网络之外,在西奈半岛活动的恐怖组织也成为一个格外具有灵活性的恐怖主义威胁。

21世纪初,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真主至上”恐怖组织在红海沿岸发动袭击(2004年在塔巴,2005年在沙姆沙伊赫,2006年在宰海卜),招致了埃及国家安全机构和情报机构的严厉镇压。在被削弱数年后,恐怖组织在2011年后死灰复燃。埃及政权自此丧失了对西奈半岛的控制权,导致了前所未有的乱象。很快,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成立于2011年)成为该地区的主要恐怖主义力量,开展了摧毁埃及-以色列天然气管道的行动。该组织在2013年改变战术,专注于阿里什、谢赫祖韦德和拉法三角地区。该组织实施了大规模的杀戮性袭击事件,并在2014年11月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从而成立了“伊斯兰国”组织的“西奈省”分支。促使其“皈依”“伊斯兰国”组织的是西奈和拉卡战斗人员之间的个人关系、经济考量和单纯的机会主义,因为“伊斯兰国”组织在2014年年底正处于成功的顶峰。

从2013年年底开始,耶路撒冷支持者组织与埃及中部地区的恐怖组织合作,设法在西奈北部的据点以外实施了袭击。该组织的袭击目标是埃及军事设施和检查站,意图杀死埃及军人,窃取他们的武器,并在互联网上播放视频。从2015年开始,在宣誓效忠于“伊斯兰国”组织和埃及加大军事行动力度之后,“西奈省”组织选择在西奈北部地带对埃及安全部队发动大规模袭击。在12个月的时间里,它表明自己有能力占领一座城市(2015年7月的谢赫祖韦德)大约10小时、杀害大约60名埃及军人、迫使军方动用F-16战斗机保护地面部队。上述袭击展现了出色的行动、情报和招募能力以及渗透技巧,2015年10月发生在沙姆沙伊赫的俄罗斯飞机爆炸事件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埃及以色列联手反恐但效果不佳

埃及的军事行动谋求切断该组织的武器供应和联络渠道、实施宵禁并且武装平民。上述行动也得益于以色列的情报和军事支持(包括空中打击和无人机)。然而,埃及未能阻止西奈半岛的恐怖主义继续蔓延。埃及大举破坏加沙的走私地道和控制本国西部与利比亚的边界,以期减少输送给本国恐怖组织的武器和弹药,但同样未能阻止“西奈省”组织每周都实施致命袭击。从2007年的年初开始,该组织还实施针对科普特基督教徒的教派袭击。鉴于中央政府无法保障国家安全,当地贝都因人组建了自己的民兵以打击“西奈省”组织。然而,他们与埃及军队的协作始终是脆弱的,有可能加强部落军事领地和部落间的竞争。另外,此类合作无法解决缺乏经济和发展政策的问题,而这是该地区犯罪问题治理的基础。

文章称,西奈地区的恐怖分子活动的优先重点是推翻埃及中央政府。因此,以色列不是他们的首要目标。然而,他们2011年在以色列城镇埃拉特附近实施了一次致命恐怖袭击。在那以后,埃及人在2014年的加沙冲突中拦截过一名自杀式袭击者;2015年和2017年,该组织又朝着埃拉特的方向发射过火箭弹。此外,在失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据点之后,“伊斯兰国”组织在西奈找到了一个可以偶尔取胜的地方。2017年10月,该组织宣称向加沙附近的以色列人聚居点发射了火箭弹,几小时后又宣称对阿里什附近的埃及军队发动了致命袭击。

自从2011年在西奈开展“猎鹰行动”以来,以色列接受了西奈半岛事实上的再度军事化(戴维营协议只允许在靠近以色列边界的C区驻扎多国部队和观察员以及警察)。推翻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政府的政变和埃及总统塞西(以色列已经与此人打过多年交道)随后当选加快了这一进程。埃及与以色列当前的协作水平远远超过了穆巴拉克总统执政时期。不仅埃及在西奈半岛的军事行动得到以色列当局支持,而且以色列本身也在该地区展开干预行动,从2013年8月开始实施无人机打击。

在本国领土上,以色列在加沙和埃拉特附近部署了“铁穹”导弹防御系统以拦截火箭弹,还沿着埃及边界修建了5米高的安全护栏。尽管修建这道245公里屏障的想法要追溯到2004年(名为“沙漏”工程,起初是为了在以色列撤离加沙地带之后阻止毒品走私并防止哈马斯入侵),但这一工程的重启是在2010年。最后,以色列强化了监控埃及边界并防止渗透的行动。即便如此,以色列-埃及边界仍然非常不安全,因为“伊斯兰国”组织试图证明其影响力将持续存在。埃及军队已经表明自己无法抵抗这个经验丰富的恐怖组织。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