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国际热点 >

亚洲舞蹈总会袁斌:中国在国际标准舞中不能失去话语权

发布时间:2017-07-11 08:56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中国经济网北京12月26日讯(记者 成琪)从飘逸优雅的华尔兹,到顿挫有力的探戈,从行云流水的狐步,到柔媚抒情的伦巴,从诙谐风趣的恰恰,到热烈奔放的桑巴,从1986年到2016年,国际标准舞进入中国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仅开设国标舞教学的本科院校即多达60余所,与之相关的大、中专院校及职业培训机构更是遍地开花——中国已成长为世界国标舞人口第一大国。

30年来,中国国际标准舞是否有统一的评价标准?谁来制定标准?下一步中国国际标准舞该如何发展?日前,亚洲舞蹈总会(ADC)首席执行官袁斌接受了中国经济网文化产业频道记者的专访。

亚洲舞蹈总会袁斌:中国在国际标准舞中不能失去话语权

袁斌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

中国在国际标准舞中不能失去话语权

中国经济网记者:11月29日,亚洲舞蹈总会(ADC)召开代表大会特别会议,您当选为亚洲舞蹈总会首席执行官,这也是中国人第一次担任这个职务,您怎么看待这个头衔?

袁斌:国际标准舞是一种外来文化,目前中国有六千万的国际标准舞的爱好者,需要与世界的标准接轨。如果中国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员不参与到世界组织中去共同制定一些规则,那我们将会失去一定的话语权。在这种前提之下,根据当前中国国际标准舞现状,我们有必要去参与竞争。所以最后被高票当选为亚洲舞蹈总会首席执行官,我也挺高兴,也为之自豪。

中国经济网记者:您还有一个身份,是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艺术教育评测中心执行主任, 这个评测中心主要是做什么?

袁斌:既然文化需要相互交流,百家争鸣,在这种前提之下,国际标准舞就需要中国规范与国际规范的一个有机结合。

现在由于喜欢和参与国际标准舞的受众越来越多,我们需要大量国际标准舞的人才。国际标准舞已经融合到精神文明文化当中了。对人才的需求也是非常渴望,所以希望艺术院校能够为我们培养出更多的国际标准舞所需求的人才以供当前市场的需求,这其中就包含着培训。

我本人本身曾经是一个选手,对国际标准舞带有一种情结,我也希望全国六千万的受众和参与者,能够在更加规范的一个国际标准舞大环境下,开心地从事这一个行业。

虽然大部分的组织机构是比较正规的,但是还有一些组织机构不是很规范,在国际之间进行对接和交流中,我们需要知道规范是什么。正规的培训也是一种科普,让大家知道什么样的国际标准舞是最规范的,我觉得社会行为人人有责,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对这个行业有所促进,我可能不能改变什么,但重要的是我能够做什么。

中国经济网记者:现在国内开设国际标准舞教学的机构遍地开花,也是良莠不齐,您觉得目前存在哪些问题?

袁斌:现在有很多境内境外的协会从事国际标准舞资格认证,首先我认为无论是教师资格颁发,还是考级认证,都需要有一个权威部门的认可,而不是随便的哪一个协会都可以来发一个证明。孩子们掏了钱,花了时间学了这项才能,最后拿的这个证明是哪个部门认可的?能给他带来什么?难道是一张上岗证吗?其次,协会属于社会团体,它的首要功能是服务,这是它的特性。而且它是非盈利机构。现在以协会的名义到处收钱,特别是境外的协会,如果不以市场化运作来对待的话,对国家的税收来说,也是一个灰色地带。

同时无序的资质证明发放,其实给国际标准舞的发展也会带来非常大的阻碍作用。这次我们成立了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艺术教育评测中心,是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在政府职能部门的规范之下,我们试着用市场化运营的方式,来对国际标准舞市场进行规范,以及推动中国标准与国际标准的有机结合,一定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艺术强盛则国家强盛

中国经济网记者:您刚才提到了,您跟这个国际标准舞也有一些情节在里面,能讲一讲您与国际标准舞这种情缘吗?

袁斌:我妈妈喜欢国际标准舞,我曾经也是国际标准舞的选手,我也参加过比赛,可以说是兴趣爱好的延续吧,随着工作的关系,虽然我现在不能再当一位选手了,但我想通过这一段经历,为国际标准舞事业做出一点贡献,另外我留学的时候,学的也是艺术类,所以我觉得艺术的强盛,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强盛,是一个国家真正的强盛,这也是我作为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吧。

中国经济网记者:2016年,正值国际标准舞进入中国三十周年,中国已成长为世界国际标准舞人口大国,现在中国国际标准舞的发展水平怎么样?

袁斌:今年第十一届全国艺术院校院(校)长高峰论坛的主题是关于国际标准舞专业的推广,“中传锦绣杯”WDC世界标准舞/拉丁舞冠军表演赛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我想让更多的院校长直接面对面接触到国际标准舞专业中,从中学,高中,大学来接受它是一门学科。

虽然已经是一门学科,但需要推广,现在有六千万人参与,它更多的是需要专业的人才去培训,去规范,引导这个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如果培养不出标准的老师,我想也没有标准的学生。

国际标准舞走进中国,其实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往前推,十里洋场的上海,当时外来文化的进入,包括我们知识青年进延安的红色步履,其实国际标准舞被各个层面所接受。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以后,在这一过程中,国际标准舞由于中国市场的扩大,也得到了迅猛的发展。我们把它作为一种社交,作为高雅品味的其中一部分,对高雅文化艺术追求的一部分。

既然现在有这么多的爱好者,我们肯定要参与到国际的赛事以及各项国际行为活动中,要不然我们就没有话语权,结果会由别人来制定。文化非常重要,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有权参与制定。对于国际标准舞未来的发展,肯定会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舞蹈也是一种文化的交流

中国经济网记者:现在中国的国标舞和世界国际标准舞的差距主要在哪里?

袁斌:目前来看,也有可能是缺少高标准的老师,有些为了利益的关系,有点急功近利了。其次有很多规则制定权不在中国,无形当中可能我们的成绩不如别人,这也是需要有一个慢慢辅导引导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