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原标题:终结流量漫游费 提速降费仍需消除“竞争门槛”

本报记者 陈宝亮 北京报道

导读

在政府呼吁、运营商主导的提速降费工程中,运营商并未直接大幅降低流量的售价以及基础套餐价格,而是现有套餐的基础上推出了流量日包、叠加包、赠送本地流量、闲时流量等多种经营策略以实现可控的降价幅度。

3月5日,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敦促提速降费,要求年内取消流量“漫游”费,且移动资费年内降低至少30%、明显降低宽带费用。

三大运营商股价应声而跌。其中,中国电信、中国移动港股股价分别下跌2.05%、3.17%,中国联通A股股价跌0.93%、港股跌5.93%。资本市场担心,持续的提速降费会进一步影响运营商营收。

2015年初,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的“流量费太贵了”带起了降费的节奏。其后,2015年5月的国务院会议明确了提速降费的五大举措。其后,提速降费政策覆盖到移动流量、固定宽带、中小企业专线、取消漫游费等多个领域。

2014年全年,三大运营商用户共消费流量18.1亿GB,而三大运营商手机上网流量收入总计2438.7亿元,流量均价为134.7元/GB。而根据工信部统计,2017年,全国流量价格已降至28元/GB,相比2014年降低了80%。

而根据本次政府工作报告的“资费降低30%”的目标,2018年的流量均价将降至18元/GB以下,加上家庭宽带、企业宽带、专线费用的“明显降低”,运营商盈利能力受影响被视为大概率事件。

降费可控

事实上,在过去三年的提速降费中,30%的流量资费降幅并不算惊人,消费者支出的通信费也并未因降费而减少。

根据三大运营商财报以及工信部公开数据,2014、2015、2016、2017四年,三大运营商流量资费均价分别为134.7元/GB、78.1元/GB、47.88元/GB、28元/GB,2015-2017三年中的资费降幅分别为42%、38.7%、41.5%。

而且,运营商的流量收入也并未因降费而下滑。2014年,三大运营商流量总收入2438.7亿元,2015、2016则为3016.9亿元、4230.4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了23.7%、40%。而且,从2017年上半年数据分析,运营商的流量收入仍然在保持高速增长。

4G网络的普及使得移动支付、视频、直播等各种移动互联网应用迅速扩张,流量价格的下降也推动越来越多的2G、3G用户向4G转移,数据流量使用量在近年来呈爆炸式增长。2016年,全国手机上网流量总计88.3亿GB,2017年则达到235亿GB,增长166%。平均用户每月使用流量也从778MB增至1775MB,增幅128%。而在2017年12月,用户月均流量已经高达2752MB。

消费者流量使用增速超过流量资费的下降幅度,这也是运营商实现薄利多销的主要原因。

而另一个原因则在于,提速降费工程中,一个被行业默认的规则是“降费并非降低消费者的通信费用支出,而是降低手机、宽带的单位资费。”

在政府呼吁、运营商主导的提速降费工程中,运营商并未直接大幅降低流量的售价以及基础套餐价格,而是现有套餐的基础上推出了流量日包、叠加包、赠送本地流量、闲时流量等多种经营策略以实现可控的降价幅度。

如此一来,大部分消费者在现有套餐、月消费额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可以使用超过此前一倍以上的流量。事实上,由于流量的边际成本趋于零,在网络容量充足的情况下,大幅赠送流量并不会给运营商带来额外成本,维持了基础套餐消费的运营商,仍然可以在4G用户不断增长的情况下维持流量收入持续攀升。

打破竞争门槛

“但是,取消流量漫游费,很可能会带来不可控的市场竞争”,多位运营商内部人士认为,“流量漫游的存在一方面会增加一部分流量收入,更大的作用还是调和各省公司,避免运营商各省为了抢用户而出现恶性的价格竞争。”

进入4G时代以来,全国移动手机用户接近饱和,为了拓展农村、校园等新增市场,各地运营商会针对此类价格敏感用户推出极低资费的套餐,此类套餐价格远低于正常套餐。

为了不让此类低价套餐冲击正常业务,运营商用“本地流量”的形式约束此类套餐,因套餐中的低价流量在本地之外无法使用,该套餐也无法与正常套餐产生竞争。从这一角度而言,流量漫游一直是人为设置的竞争门槛。

但本地流量离开本地无法使用的问题也随之引来消费者质疑,2018年2月4日,国务院官网“我向总理说句话”栏目选登了网民王云峰先生的留言,该留言建议“不要再区分手机省内流量和国内流量”。

在此次政府工作报告会之前,三大运营商已经开始陆续着手准备取消流量漫游费,多个省份运营商开始推出全国不限量的套餐业务,中国联通与互联网公司合作的王卡等业务也开始逐步将套餐内的“本地流量”升级为全国流量。“虽然运营商还需要一些业务平台、计费系统、网络管理平台、客服体系等系统的改造,但技术并非困难”,一位工信部人士向记者分析,“国家层面推进得彻底,运营商很快就会全面取消本地流量的限制。”

“取消本地流量限制后,如果运营商依然维持现有的管理机制以及新增KPI考核体系,那么流量的降幅很可能会远超30%,”一位中国电信人士向记者介绍,“运营商在集团市场有个企业短信业务,该业务没有本地、全国的限制,各省公司都可以在全国开展市场,结果竞争激烈,很短的时间内价格就跌了90%。”

不过,与企业市场不同,流量漫游并非消费级市场的唯一门槛。目前,“新老用户不同权”的经营策略依然可以限制市场竞争。目前,三大运营商推出的低价套餐绝大多数仅针对新增用户,老用户原有号码不能直接转套餐,如果想使用低价套餐必须办理新号码。

这一限制策略将电信市场的竞争局限于新增用户。早在2006年时,信息产业部为维护消费者权益发布了《关于保障移动电话用户资费方案选择权的通知》,要求“在同一移动电话归属地内,移动通信企业应保证本企业同一网络的原有用户,可以在不改变号码的情况下,自主选择使用本企业的所有资费方案”。但显然,该通知至今仍未被严格遵守。

不过,随着提速降费的推进,新老用户同权、携号转网等政策或许会陆续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随着各种竞争门槛的消除,降费也将从“降低单位资费”逐渐升级为“降低消费者通信费用”。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人保养老和万科拿雄安入场券 48家企业获批落户新区

北京晨报讯(记者 王莉)雄安新区迎来了第一家专业保险机构和首家房地产公司。保监会官网10日晚间披露,同意中国人民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养老”)开业。批复文件显示,人保养老注册资本40亿元,公司住所为河北省保定市雄县温泉路73号,营业场所为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88号。同一天,雄安万科企业投资有限公司也正式注册成立。

人保养老是国内第八家专业养老险公司。实际上,保监会早在1月9日就批复同意人保养老设立,但当时人保报送保监会的材料中,原定注册地为北京,如今在开业时转为雄安新区。

人保养老获批开业,也是人保集团旗下继人保财险、人保健康、人保寿险、人保再保险之后又一家保险公司,业务范围涵盖团体养老保险、个人养老保险、年金业务、短期健康保险业务、意外伤害保险业务,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以及保险资金运用等。

雄安万科企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20亿元,所属行业为商务服务业,有意思的是,公司注册地与人保养老同为河北省保定市雄县温泉路73号。

注册资料显示,雄安万科经营范围主要包括项目投资管理、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房地产开发经营、机动车停车场设计施工、物业管理、养老服务、酒店餐饮、自有房屋及场地出租等业务。此外,雄安万科经营范围还涉及广告设计、制作和发布,企业管理咨询、策划服务,贸易信息咨询,承办展览展示服务等非主业业务。

万科则是在雄安注册成功的首家房地产企业。万科方面表示,在雄安新区宣布成立不久后,万科就与雄安新区签订框架协议,未来可能会深度参与雄安新区的开发和建设,但由于目前雄安新区规划还没有出来,整体合作还很模糊,具体参与项目还没有正式确定。

据悉,雄安新区4月1日宣布成立,7月18日,中国雄安建投集团正式注册成立,成为雄安新区第一家公司。

目前已经有48家企业获批落户雄安新区,正式注册的有15家企业。这15家企业是,中国雄安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雄安纳维科创有限公司、雄安华讯方舟科技有限公司、河北雄安新区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河北雄安玖壹生态科技有限公司、雄安达实智慧科技有限公司、雄安能谷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雄安万科企业投资有限公司、蚂蚁金服雄安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安信证券雄安分公司、中国联通雄安分公司、中国移动雄安分公司、国网河北电力雄安分公司、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雄安分公司、中国电信雄安分公司。这些公司主要为科技、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三类企业,而随着人保、万科的落户,雄安新区也开始迎来金融、地产等企业。

来源:北京晨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台湾参加美日印澳非官方会议也算“突破”?绿媒自嗨被批

蔡英文

[环球网综合报道]蔡英文上台后,接连面对“断交”、国际会议拒之门外的窘境,但是这并不影响绿媒的自嗨。12日,台《自由时报》在头版黑色大字书写“美日印澳邀我安全对话”,辅以黄字横批“外交突破”。那么,真相是否像标题中吹擂的如此“厉害”?

《自由时报》自己文章内文便打了自己标题的脸。报道称,台湾参加所谓的“安全对话”是Quad-Plus,文中自称,它是Quad(四方安全对话)的延伸,扮演初步凝聚共识之角色,首次会议上周在日本东京低调举办。

“四方安全对话”设立于2007年,参加这包括美日印澳四国的助理国务卿级别外交官。该对话仅举行了一次,就宣告停止。去年11月,东盟峰会期间,美澳日印重启“四方安全对话”。

很明显,Quad(四方安全对话)是个官方性质的会议,但Quad-Plus却并非如此,报道称,Quad-Plus由美国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JIIA)、印度维维卡南达国际基金会(Vivekananda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与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共同举办。

尽管如此,这一官一民的差别也并没有影响《自由时报》的情绪,文字中颇为兴奋的宣称,虽然台湾并非Quad成员之一,但此次正式受邀出席Quad-Plus会议交流,而且不仅是参加了会议,还担任了与谈人与讲者等角色。

对于这种自嗨,自然有台湾网友并不认可,“这个殖民余孽政府还喜孜孜的甘为被利用。台湾人啊”,“如果不愿意当美国的炮灰请把民进党轰下台”,“自爽”。

对于岛内“独派”的“自嗨”等小动作,国台办新闻发言人安峰山曾表示,中华民族在过去一百多年经历了苦难和兴衰,现在终于迎来民族振兴的宝贵机遇,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中华民族复兴的目标,这时更应兄弟携手共创辉煌。台湾有些无耻之徒反其道而行之,为虎作伥,主动充当外人遏制中国的棋子,甚至不惜拿台海和平稳定做代价,拿两岸同胞利益和福祉做赌注,这种做法岂不是令亲者痛、仇者快。

责任编辑:张岩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