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中俄商讨整合北斗和格洛纳斯导航 俄媒:提升服务质量

参考消息网4月3日报道 俄罗斯自由媒体网站3月31日刊登谢尔盖·阿克肖诺夫的一篇文章,题为《中俄格洛纳斯网罗全球》,文章称,3月30日,中国使用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成功发射了两枚北斗导航三号卫星,它们属于中圆地球轨道卫星,是中国所打造的卫星导航系统的组成部分。2018年底以前,此类卫星数量将达到18枚,到2020年,北京将完成30颗组网卫星的发射,届时北斗系统将完成从地区服务向全球覆盖的转变。

文章称,目前处于实际运作当中的全球导航系统仅有美国的GPS和俄罗斯的格洛纳斯两家,随着第三个玩家崭露头角,全球民用导航服务市场的格局将发生显著改观。因此,北京向莫斯科提出的两大系统一体化建议颇值玩味。它指的是打造一体化的全球导航系统,能实时交流校正信息、信号质量、导航卫星状态。

文章称,两大导航系统未来的合作范围暂定为上合组织所有成员国,目前除中俄以外,实力不可小觑的一些亚洲大国也加入其中,哈萨克斯坦、印度、巴基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皆为成员国。

此前,中国曾在《2016中国的航天》白皮书中提到,它计划于2018年面向“一带一路”沿线及周边国家提供基本的卫星导航服务,上合组织成员国恰好属于上述范畴。目前,中俄两国有关在民用全球导航卫星系统方面开展合作的政府间协定正处于协商阶段。

格洛纳斯非商业集团技术协调部门负责人罗曼·马尔金介绍了导航系统一体化将给中俄两国带来哪些好处。他指出:“两国系统合一后,将给用户以高品质的服务体验。因为一体化主要涉及测控领域,这将提升其稳定性。最重要的是,它将令我们不再依赖美国的GPS,这一点甚至应当放在第一位。格洛纳斯/北斗综合系统将与GPS/伽利略系统分庭抗礼,伽利略是欧盟开发的导航系统。”以下为马尔金在采访中对一些问题的回答:

问:目前,用户使用格洛纳斯跟GPS是为了追求更精确的定位,如今北斗会将GPS取而代之,我的理解正确吗?

答:不正确。存在第二系统并不能增加精度,而只是为了提升服务质量。这即是说,倘若接收不到GPS的信号,可以切换至接收格洛纳斯的信号,因为目前大多数芯片组将GPS设为最优先选项。我们正在实施的是中俄组合方案,即打造格洛纳斯/北斗系统的导航接受器,它会最优先考虑格洛纳斯。GPS也有,但没排在第一位。如此一来,我们就能确保用户获得不依赖于美国系统的高品质、有保障服务。

问:那么在定位精准度方面,将存在怎样的预期?

答:精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国家航天公司在卫星以新换旧方面的工作进展。

问:倘若中俄导航系统合一,用户的覆盖规模如何?

答:将非常可观,尤其对于我们的亚洲合作伙伴来说,他们将获得不依赖于GPS的有保障服务,俄罗斯将成为他们新的可靠伙伴。整个亚洲的用户规模将与美、欧比肩。

问:中国同样打算在2020年实现北斗系统服务的全球化,既然如此,它到时候为何还需要俄罗斯?

答:北京的时间表处于不断变化当中。其实,北斗毕竟只是单系统,最好两个系统,双保险。如果同时使用3个系统,当然比两个更好。倘若这些系统彼此友好,更是好上加好。

问:这即是说,格洛纳斯与北斗并不会进行组织机构方面的合并?每方都是自己系统的拥有者,只是跟伙伴交换信息?

答:当然,因为格洛纳斯属于军民两用系统。在民用环节,我们将共同努力,提升服务质量、优化卫星测控水平。但与此同时,格洛纳斯属于俄联邦资产,北斗则是中国的。

文章还表示,在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安德烈·奥斯特洛夫斯基看来,中俄两国导航系统的一体化甚至来得太迟,“如今,现实本身推动我们与中国的北斗合一,在俄与美国、欧盟陷入冲突对立的当下,莫斯科跟北京开展更为积极的合作显得顺理成章”。

政治学家列昂尼德·克鲁塔科夫认为,中俄导航系统合一的进程表明全球正在分裂为两大拥有各自技术基础的对立阵营。他指出:“世界已经分裂,早在2016年的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普京与纳扎尔巴耶夫就宣布要打造新的欧亚大陆,谈到了欧亚经济联盟与中国的合作。未来的经济即平台经济,包括数字化及通信平台,这是非常显见的。”

文章称,他强调,从工业平台和标准来看,世界将形成两极,即大西方和大东方。以盎格鲁萨克逊为首的大西方针对俄罗斯、印度和中国领衔的大东方,正在重返两极化时代。后者证明了自己其实是最稳定的全球格局,如今,这一两极体制将不只在政治方面得到夯实,在技术及标准领域同样如此。

文章认为,这将是新世界的模样,一方面,它体现为新的对立;另一方面,它意味着新的信任区域的形成。毕竟一体化的经济只可能在盟友、伙伴相互信任的条件下存在。(编译/童师群)

资料图:2017年6月9日,参观者在第二十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上参观展出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模型。 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曾嫌弃大陆市场小拒绝开店的台湾面包师还是来了

文/风闻社区 张雅琦

有些时候,打脸来的就是那么快。

今天介绍一位台湾的面包师傅吴宝春。

2008年,吴宝春、曹志雄与文世成,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乐斯福杯面包大赛(Coupe Louise Lesaffre)”夺下世界银牌,同时吴宝春,亦拿下欧式面包的个人优胜。

2010年,吴宝春代表台湾地区,参加在法国巴黎举行的首届世界杯面包大师赛(LES MASTERS DE LA BOULANGERIE),获得欧式面包组 (Pain) 世界冠军。

不过,这个面包界的“世界冠军”一称也有人质疑。

铭传大学路仁教授对路易乐斯福面包大赛是否为“世界性”比赛表示质疑。路易乐斯福公司为法国私人酵母公司,该比赛不只规定要用法国酵母,而且一定要用法国面粉T65,商业色彩浓厚。欧洲(如德国)乃至法国本身规模更大的面包比赛更是履见不鲜,故“世界冠军”之名似可商榷。

先不管这“世界冠军”的头衔是否名副其实,既然靠着面包拿了奖,好好做面包就是了。

然而,吴宝春就不。

看一眼2016年吴宝春接受台媒采访时的报道。

吴宝春在获得国际大奖至今已有六年,虽然名气十足,但只在台湾开设两间门市。他接受台湾《民报》访问,承认过去六年获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邀请,希望他到国外开店,当中包括了大陆、香港、美国等市场,不过吴宝春一直不为所动:“大陆巿场虽然有13亿,但全世界有70多亿,我不会把眼光只看在大陆。”

报道指,他直言有很深的“台湾情结”。亦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不轻易将面包店带出台湾:“如果我要走出去,我要代表的不是‘吴宝春’、而是‘台湾’,我想要把台湾的农产品一起带出去,所以要更仔细思考。”

吴宝春又希望,可以创造一个最富特色、无可替代的面包店,从而吸引外国人亲自到访台湾品尝:“所以比起到国外拓点、展店,我更希望有一天,全世界各国的人,会为了台湾在地作物制成的面包和我们的面包店,特别造访台湾,把全世界带进来台湾,比起把吴宝春店带到国外,更具挑战性、更有意义。”

原台媒报道中“大陆”均为“中国”

此为台媒报道截图 图中“中国”应为“大陆”

好吧,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就在台湾开店呗。

然而。。。。。。

是的,两年前信誓旦旦说不来大陆开店的吴宝春要来上海开店了。

据台媒报道,2018年3月吴宝春与新加坡上市餐饮集团Bread Talk合资计划在大陆开设吴宝春面包店,首站准备进驻上海。Bread Talk主席郭明忠表示,“跟宝春师傅是合作大陆的四个大城市,就是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接下来也会签属香港和新加坡的合资,那这合作就从上海和新加坡开始,Bread Talk投资80%,宝春公司投资20%。”

吴宝春还表示,

“我对吴宝春的品牌定位是一个更标竿的手艺的面包店,像我们酒酿桂圆面包在台湾卖360元,如果到大陆可能它的定价会到7、80元人民币,当然我们还是会有一些小面包,可能30元(人民币)上下的面包会偏多一些。”

吴宝春原话中“大陆”均为“中国”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